• 深夜悬浮列车

    2010-10-09

    分类:

     

    我好像很热衷取名字这件事,说白了就是马甲党。从小便热衷于此,乐此不疲。给小宠物取,给本子取,给自动铅笔取,给手表取,给朋友取,给自己取,给爸妈取(幸好他们都还觉得挺好玩),给男朋友取,给陌生人取……

    较早以前,认为有名字的东西都拥有很长的寿命,一种不知道从哪得来的怪道理。不过从那时候开始给取过名字的东西,都会用很久很久。刚进初中的时候,很蠢的给一只自动铅笔取了跟当时暗恋的一个男生一样名字的代号。后来到高三毕业都有在用,到后来用那只笔已经成为习惯,直到它真的被我用到裂笔杆了。至于那个男生,在初三毕业之后便转到外省上高中去了。

    回想起大概三四天前,我回到老家的房子,整理东西准备搬去新屋。翻到初中时的同学录,一页一页的翻看大家写的话。大部分的人写下“不要忘记我哦”,“要永远记着我”这样的话。可真的让我感到很为难,因为一瞬间我压根记不起来那留话人的相貌。翻到一页留着很扭捏的字迹,一眼便认出。那是初中的最后一个同桌,一个专注于潜心研究他独门刀法的怪小子,他有一个比我那只自动笔还历史悠久的蓝精灵铁制的文具盒。这个思维方式惊奇的小子成绩拔尖的好。上数学课的时候他仍可以不理会老师的讲课,只在课本的页脚上画刀法的示意图,然后一页页翻成动画看。他执意要给我的本子留一句意味深长的话,结果却是“x家刀法,天下无敌!”翻看到这页上歪歪扭扭的两行大字,我忍不住还是给笑喷,不知道现在这个小子有没有练成他的独门绝技。

    那时候有一个一直支援我漫画和磁带的家伙,外号叫超人。说到最志同道合的人,应该就是他了。一次班级调换座位和他同桌,是他第一次把五月天的歌带进了我困顿的青春期。刚进初中的的时候,大家都开始喜欢画点漫画什么的,有的到二年级基本就放弃了,被赶去复习准备统考。我会偷偷的画,画完便拿给他看。那时我很喜欢棋魂里面一个叫伊角慎一郎的角色,他的设定并不讨巧,也不亮眼。没有下围棋的天分,在棋院里算是大龄青年,世事好似都不顺意,却还是靠着强大的意志力坚持着这个事业。我对于这样的人很佩服,总会跟超人提起他。久而久之,超人就用这个名字称呼我了。他在留言本上写着“希望你早日成为像伊角慎一郎那样的人,我也要早点找到一个人来接手我的超能力!”这个总能第一时间弄到最新的磁带和漫画的人,常让我怀疑他的真实身份是否就是超人,而不仅仅是个外号。

     

    列车前方停靠2003站台,明日再启程。

    分享到:

    评论

  • 其实外号也是一种分身。
    回复安 生.说:
    恩~另一种真实的存在
    2010-10-09 16:01:41
  • 同感
    给喜欢的人和东西取名字
    分开了丢掉了以后
    就再也不能听见这个名字
    回复疼慢说:
    名字消失之后 那种疼感也只好等它慢慢消失
    2010-10-09 16:04:5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