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年底总结的预演

    2012-12-28

    分类:

    这一年内发生太剧烈的变化,我开始能够很清晰的站在我的身体外面看我自己,那种感觉太真实让我恐惧。

    这两天没干什么正事,我知道自己在逃避什么,同时心也没能停止的内省,我在想我的偏见。很多时候,我察觉到自己产生大量的偏见,对熟悉的人,对一面之缘的人,或对与我毫无交集的人。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偏见,它们攒聚在一起,变成执。而我只能看着这一切发生,无能化解。有时候我的思考会分出一层叫客观的解释,说它们不是偏见,是客观的一份子。可是这世上终归是不存在什么真正的客观的,收集一切主观的见解取平均值?别傻了,这可不是统计学,可貌似这种方法的使用率还真不小。

    我有点糊涂了,又开始糊涂了,我不知道该怎么分别。渐渐变得看不下去日剧,爱在里面无非就是一些误会,依赖与生理冲动。看,一不小心我又生产了一些执,真是产执大亨(这名字真可以)。好,那聊一聊专业上的事吧。

    接下去的两年,我打算做绘本的研究(很认真的说),虽然我不是一个很喜欢提前暴露行迹的人,但是由于身在学院中不得不给出一个明确说法,以免被教授再次挂上行方不明的标注。绘本在我眼里,其实跟漫画,电影,音乐,没有什么分别,也可能是我越来越没分别的缘故吧。在这些形式之中,实在要划分,只能分出两种,流于表面的和启发心灵的。喜闻乐见的情趣漫画,偶像组合的新唱片,贺岁档卖座的搞笑电影,看完电影的一段时间内我们确实有好好的被逗开心过,可是它有时效性。或许你再看个几遍笑点就烂了,或许你也不想多看几遍。绘本也一样, “好可爱啊~~”“哇~好可爱~~”“好可爱,不过看一遍就够了。”“也就可爱而已吧”恩,就是这样的(好偷懒的说明)。不过话说回来,并不是所有人都讨厌这样,也有很多人不想要更往下探讨什么,他们喜欢留在表面不痛不痒的感觉,这也没什么不好,大家都能选择自己要的。那么接下来要说的就留给,真正想留下点什么的人看吧。 

    “留下点什么,我们就成为什么样的大人。”这话不是我说的,是张士豪说的。电影里,一旦有一点点启发性的东西,就能影响很多人。就像我隔了好久几乎忘记了剧情,却还依然记得当中的这句话。说到绘本,在我读过的绘本里有一本,翻来覆去读过许多遍——佐野洋子的《死了一百万次的猫》。这本书厉害就在于,每个人都能从自己当下的年龄段里,读出属于他的生命意义。这个启发性是持久的,或许几十年过去,这本书仍会被摆放在畅销绘本那一栏。绘本未来可能面临的一件冲突是,纸质书的消失,不得不去想这样的情况。当有一天,大量纸质作品的流失,有什么是已经看不见,但一直与我们同在的呢。值得被留下的作品,是在人的肉体都消损之后,仍然会被世人想起的,并察觉到曾被它好好的启示过。

    做故事,要宁缺毋滥。

     

    另外,我要做控火的人。嗯,就这样吧。

     

    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