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台风天

    2012-09-30

    分类:

    割开了栓住船只的麻绳,任狂风暴雨摧毁它,将他打得粉碎,船身的碎片像浮尸一样在随着海水游荡。

    这段意向是刚刚一瞬间想到的,窗外风雨大作,我没什么别的事,只是想胡乱码一些字。

    摧毁与新生,混乱与秩序,单纯与复杂,黑暗与光明,仿佛一切都能找到与之对立的一面。

    相制相生,一股美妙的平衡。

    目前来说,我仍然是一个处在冷暖两极分化严重的人,我并不温和,观看自己内在,短时间内也做不到海纳一切的包容。

    但也不妨碍我以此为方向进化,或许有一天处于两极中间的空档会被一点点填满。

    最近总习惯一遍又一遍的看看过的电影和电视剧,也总是会有新的发现。

    窗外的风力目测大过6级,听见物件猛烈撞击的声音,处在危机中的人往往容易灵感迸发吧。

    但是,我好像写不下去了耶。

    那就先这样吧,看书去了。

     

    分享到: